华为任正非的小女儿亮相巴黎名媛舞会,大女儿被捕

时间:2017-08-13 02:03:46166网络整理admin

历年巴黎名媛舞会现场美图 又快到年底了,很多姐妹们也开始准备美美的礼服参加各式各样的派对、舞会等说到舞会,就不得不提到最著名的法国一年一度的“巴黎名媛舞会”(le Bal des Débutantes)了今年的巴黎名媛舞会于2018年11月24日在巴黎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举办,酒店前身是拿破仑侄孙罗兰王子的官邸,2010年才改建成酒店置身其中就仿佛穿越回波拿巴时代,透着浓郁的法式宫廷的华美与浪漫 2018年巴黎名媛舞会举办地:巴黎香格里拉大酒店 华为CEO任正非首度曝光的小女儿Annabel姚安娜,香港盈科集团总经理的女儿Angel,以及著名美籍华裔设计师贝聿铭的孙女Anna等名门佳丽受邀参加了这次舞会 今年20位受邀名媛合影 数百年前,英国贵族社会中有这样一个传统:年满十八岁的贵族少女会在指定的一天,要穿白色长裙、戴白色手套和冠冕形发饰,参加舞会拜见女王这表示这一年中社交季节的正式开始这些少女被称为“debutantes”,意为“初次踏入社交界的人”,借此确立个人和家庭的声望同时,在那个婚姻等级观念严重的年代,这也是让贵族年轻男子认识同一阶层的名媛小姐的一个重要聚会 1957年,著名高级服装品牌让·巴杜 (Jean Patou) 复兴了这个传统,将它发展成轮流在凡尔赛宫或巴黎歌剧院举办的年度盛会1968年的政治动荡又终结了它1991年,法国社交大师奥菲莉·雷努阿(Ophélie Renouard)女士负责举办了一场慈善高定服装走秀,模特均为家世显赫的年轻女孩随后,她在1994年开始组织现代版的“舞会”(le Bal)16-22岁的女孩们身着时装屋为她们量身订制的礼服,佩戴高级珠宝,和她们的“骑士”(cavalier)出席舞会她们不再是初入社交场的女孩,舞会成为姑娘们开始接触时尚界和媒体的契机 除了意大利、比利时等欧洲传统皇室贵族成员,只邀请名门贵族、富豪明星的后代,还须兼备出色的教育背景、高尚的品格修养、心系世界的公益精神,年龄基本都在17-21岁之间每年的名额只有20余名左右 对世界上大部分年龄相当的少女而言,克利翁舞会都是一场难以企及的梦受邀的少女们早在周四就抵达酒店,把周五整整一天时间花在练习舞蹈、做头发、做造型以及拍摄照片上周六白天的活动内容大抵与前一天相同等到夜幕降临,正式的舞会就要开始了她们以及她们的家人都在受邀之列Renouard 事先挑选了一群相貌堂堂的男性舞伴,每位少女都将挽着其中一名年轻绅士的胳膊亮相 举办巴黎名媛舞会的目的,是为两个帮助年轻女孩的慈善机构筹集资金一个是支持年轻妈妈的Seleni Institue,另一个是亚洲孩子(Enfants d’Asie),它对东南亚贫困女孩的就学施与援助 由于名媛参与舞会的唯一方式就是受到邀请,舞会组织者会严格审核女孩们的家族背景和自身资质,绝不是家里有钱或者地位就可以来参加比如美国最有名的富家女之一帕里斯·希尔顿就没能入奥菲丽的“法眼”,另外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两位女儿伊万卡和蒂凡尼,也都因为父亲拖后腿被拒之门外不过也有个别并非出身豪门的“灰姑娘”被选中,比如英国的Lauren Marbe,父亲是出租车司机,母亲是教师,但她以比爱因斯坦还高的161IQ值入选2013年的舞会还有中国女孩于航,虽不是出身显贵,但她在2016年凭借舞蹈天资,斩获各类世界芭蕾舞大奖,因此受到舞会邀请 于航和她的骑士(右) 除了于航,还有不少中国女孩受邀参加过巴黎名媛舞会,比如作为第一个亚洲名媛的珠宝设计师、万里委员长的孙女万宝宝,陈云的孙女陈晓丹,香港富商林建岳之女林心儿,澳门赌王何鸿燊最小的女儿何超欣等等 万宝宝 陈晓丹 林心儿 何超欣 今年舞会上的华人女孩 今年的20位名媛中,有两名中国女孩一位是“华为帝国”的“小公主”Annabel YAO,一位是香港盈科集团总经理的女儿Angel LEEAnnabel Yao华为创始人及CEO任正非平时低调,因此小女儿Annabel直到这次舞会,才首度在媒体前“抛头露面” 《巴黎赛报》(Paris Match) 为姚安娜一家三口拍摄的照片 任正非小女儿的英文名字叫Annebel Yao,中国姓氏是姚,名字叫姚安娜(随母姓)虽然姚安娜只有20岁,但是成长经历却是异常的丰富据《巴黎竞赛画报》的消息:姚安娜出生于云南昆明,5岁便到深圳开始学习钢琴、书画、音乐等9岁便进入上海的国际学校,学习芭蕾舞 据悉,姚安娜是2015年底被哈佛大学以本科提前批录取的2016级新生,当年哈佛在中国一共就录取了4位学生,2名提前批录取,2名常规录取姚安娜考上哈佛前毕业于上海中学国际部,这所学校只招收在沪工作的外籍人士或港澳台人士的子女,学费每年5万元左右至于姚安娜的国籍,《新闻晨报》下属的教育公众号“上海升学”曾经写她是美国籍,但也有其他说法,因为在姚安娜参加的哈佛芭蕾舞团介绍中,曾写到“她最初来自香港” 2016年姚安娜与杭州二中的一名叫郭文景的女学生是当年唯二被哈佛本科提前批录取的学生,当时郭文景被媒体大肆报道成了天才女孩,但姚安娜却在同一篇报道中被称为“上海中学的一名女生也被哈佛录取”,其实后来郭文景也被扒出来已是美国籍 再说说姚安娜进入哈佛的资历,依然是“上海升学”的公众号报道说,姚安娜考入哈佛大学前的主要荣誉是:1、从小接受芭蕾训练,芭蕾舞有职业级水平,多次参加高水平演出;2、创办公益网站,帮助外国人适应在上海生活遇到的文化冲击另外,《时尚芭莎》报道姚安娜时也曾写道:在哈佛大学的入学申请书中,她曾这样写到“一个人的成功不仅是由成就定义的,还有如何回报社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其实姚安娜的工作经历也非常丰富尽管她今年才20岁,但从2015年起,她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2015年夏天她在香港参加了“婴儿发展实验室”的实习项目,2017年又在非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公司BrainCo(又叫强脑科技)实习了10个月,担任软件与算法助理,值得注意的是BrainCo的创始人韩璧丞是哈佛大学脑科学中心毕业的博士,目前这家公司在美国马萨诸塞州萨默维尔和中国北京的朝阳区西大望路都设有公司 2018年5月到2018年8月,姚安娜还曾经在微软做过4个月的实习生,职位是项目管理实习生,一路走来,姚安娜刷职场经验的段位是越来越高,这一点真的很让人佩服,不愧是任正非的女儿姚安娜目前最重要的职务,也是任职最长的职务是哈佛中国论坛的组织人之一这张照片是2019年哈佛中国论坛组织团队的合影 姚安娜从2016年9月进入哈佛大学,就成了哈佛中国论坛组织团队的一员,此前一直担任该团队的市场总监,2018年5月又改任财务总监姚安娜的名字也是来自这里至今仍有很多媒体以Annebel Yao的英文名对她进行报道 她很欣赏美国超模“小KK”卡莉·克劳斯,因为她们同样擅长编程序,并且热爱做公益事业,Annabel在为几个帮助盲人的公益组织募集捐款这不是她第一次来法国,与美国的氛围不同,她说自己很喜欢这里建筑带来的历史感和文化氛围这次受邀参加巴黎名媛舞会让她非常开心,能通过主办方各方面的选拔,是对她自身能力的一个很大的肯定 舞会上,她穿着法国本土传统高定品牌J Mendel的长裙,与她的骑士比利时王子Gaspard de Limburg Stirum共舞 孟晚舟是任正非和第一任妻子孟军所生,两人还有一个儿子叫任平虽然孟军和任正非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也没影响两个孩子双双进入华为孟晚舟从进入华为一直兢兢业业,从总机转接到文件打印到财务总监,走的非常稳妥低调,现在孟晚舟已经接任华为公司副总裁,颇有女将风范而任平则不在华为主营业务打拼,主要是帮助华为开疆拓土 姚安娜的母亲姚凌是任正非的第二任妻子,姚安娜就读于哈佛计算机科学与统计数据专业,这对向来以技术为核心的华为非常有益处,相信未来,姚安娜一定能扛起华为的技术大旗担任哈佛中国论坛市场总监再到财务总监,姚安娜的每一步都非常明确任正非今年74岁,女儿20岁,也就是说这个1998年出生的女儿是任正非54岁的时候有的…… 而第三任妻子就是苏薇了,在华为一家全资子公司担任董事因为20岁小女儿参加名媛舞会,任正非一家终于不再低调,在镁光灯下曝光了一回 同样来自中国的名媛Angel也受邀亮相舞会Angel Lee的父亲是香港地产名人、盈科集团总经理李智康,他热衷于收藏法国和意大利18、19世纪的油画作品她的母亲则是香港无线前女演员梁婉静,曾出演过《射雕英雄传》、《妙手仁心》等TVB热门剧集 这是Angel第一次来巴黎,能看到不用隔着屏幕的铁塔“真身”让她非常开心在和骑士走进晚宴大厅时,她松开挎着自己的骑士,法国经典品牌Lanvin家族的Edouard Lanvin的手,先去拥抱了自己的父母,看得出他们一家三口间深厚的感情 19岁的她目前就读于香港大学,在拿到让她引以为傲的奖学金后,她打算成为医学方面的律师,可以帮助更多的人,课余时间她还会去爱心之家帮助弱势儿童Angel多才多艺,她喜欢弹钢琴跳芭蕾,同时还会打泰拳!有时学习压力很大的时候,不是“打架”形式的泰拳成为她很好的发泄方式 舞会当晚,她穿着香港设计师Dorian Ho (何國鉦)的礼服翩翩起舞这是她从小就很欣赏的设计师,这次能以舞会为契机,穿上他为自己量身定制的礼服,也让她十分雀跃 与中国十分有渊源的Anna Pei——著名美籍华裔设计师贝聿铭的孙女也应邀参加舞会Anna Pei现年101岁的爷爷在巴黎建起了闻名世界的卢浮宫玻璃金字塔,来到巴黎的Anna如同回到了“主场”其实她曾经在巴黎实习过一段时间,所以这里的一切对她来说既怀念又熟悉她身上一半的中国血统,来自同样是建筑师的父亲贝礼中,而多国血统的母亲Karyn Lynn Rose Ederer Pei,则让她成为生于长于纽约、拥有瑞德英中四种血统的“世界公民” Anna的父母这次都来参加女儿的舞会,父亲还和女儿共舞了一曲她和祖父祖母的关系非常好,称呼祖父为“Gung Gung” 祖父99岁生日时,Anna在Ins上发表了两人的合影:“我只喜欢99岁的男人” 在这个建筑世家长大的Anna,从小对艺术史和古代文物感兴趣,因此她选择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艺术史她希望能参加文物考古,并且将文化艺术领域的包容度通过教育传播给更多人:“如果大家都能仔细研究十件来自不同文化不同宗教的艺术作品,世界上可能就没有那么多仇恨和暴力了” 因此,喜欢小孩子的她创立了儿童艺术史教育项目Today au musée(今天去博物馆),希望能让年轻一代从这个夏季课程上得到更多启发和灵感,并且与他们分享她所热爱的艺术,她打算把这个项目一直做下去 Anna是个有很多梦想的女孩,除了艺术史和设计领域,她还对电影充满热情,她计划毕业后开始从事电影制作设计的职业生涯除了艺术史,Anna还很热爱时装和设计,她曾在Oscar de la Renta, Christian Louboutin等几家时尚品牌公司做实习舞会当晚,她身着Emanuel Ungaro的礼服,挽着美国骑士Henry Gans的手,显得非常开心  推荐阅读:中国名媛盛产不绝 巴黎舞会闹剧传扬 从无丑闻的任正非 这个笑话搞大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Annabel Yao参加巴黎名媛舞会,连华为员工都摸不着头脑说不大清楚华为造手机卖手机轻车熟路条理明晰,可这造名媛……这都是神马和神马我不相信任正非能接受这样的描述:他女儿的骑士是比利时伯爵太不伦不类了这是在恶心华为用户嘛 这个商业化的、到底存不存在、轰传多年是一个还是几个或者天天开的巴黎名媛舞会,迄今谁也说不清楚明天任正非发个律师声明,说自己没有女儿参加这个PARTY,谁都不会奇怪有一件事却很明确,这个大笑话瞄准中国市场,力图把中国女性塑造成“欧洲认可的豪门名女” 1830年比利时王国才独立任正非要真知道她女儿搞了个比利时伯爵当“骑士”,而这个骑士的家族历史并不比他任家辉煌多少,会不会直接气得去骑马啊……宣传稿如下:“华人名媛在巴黎名媛舞会上翩然起舞,受到全世界媒体的关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Annabel Yao首次在媒体前亮相……她的骑士是比利时伯爵Gaspard de Limburg Stirum……”这简直没法看 我个人认为,这张图片更适合用来宣传吸血鬼电影 当一个据说出身名门、往上数三代肯定是中国农民的东方女性,挽着另一个来路不明满脸病态双眼上翻的欧男,宣布她在一个巴黎PARTY中执行了成人礼,这就是污名化即使不从白左角度,单纯的政治正确,把一个又一个东方女性,全力塑造纳入欧洲传统,也是赤祼的性别 歧视、地域歧视和文化域视这个强行打造的名媛舞会又事实上在欧洲传统“体外循环”,简直就是笑话 即使有了鸦片战争的耻辱,中国人仍对欧洲抱有好感甚至仰慕事实上欧洲传统很短,现存最大的王国英国,全部历史不到1千年,目前的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在1801年1月1日成立在欧洲资产阶级革命过程中,一部分欧洲对封建势力妥协较大,代表的是英国,另一部分比较彻底,铲除了封建势力,代表是法国 在中文网络传播中,无论是奢化的欧式宫庭 背景,还是读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文字宣传,诸如任正非女儿的骑士是比利时伯爵,这种所有华为用户都看不懂的语言,都拼命指向这是一场贵族礼仪的盛会200多年前,法国人以最血腥无情的方式消灭了贵族阶级1793年1月21日法王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从此之后法国贵族正式退出公权领域这也是名媛舞会一定要在法国搞的公开秘密,假如去英国,皇家会驱逐这批冒牌货威廉王子大婚嘉宾名单有斯威士兰国王,米粒再小是金打的,贵族有贵族的逻辑 巴黎是时尚之都尚品行业,大致分品牌和娱乐两大块,也就是卖包包卖衫衫的,和养模特到处走秀的这个游离在欧洲贵族体系之外的名媛舞会,属于尚品行业里比较边缘化的,既没有自己的产业链,也没有固定市场七拼八凑,想活下去,最核心的是找到愿意掏钱让女儿出来丢人的土豪,于是就成了中国人的笑话 至于请“欧洲骑士”,呵呵,最注重传统的贵族们,早就把家族树也就是家族谱系Family Tree贴到互联网上了,何况这树是真树假树塑料树,谁也不知道只要不到英国地盘上冒充英国贵族,问题不大属实说,今天正牌的欧洲贵族,混得有上顿没下顿大有人在,头衔没卖是没有交易系统 “世界十大顶尖奢华晚会之一”“世界十大舞会”,正在满屏乱跑也不知另外9个是神马 这污名化,也是欧洲贵族的晚钟,再折腾下去,没准儿真有掮客组织土豪们去买欧洲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