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被建筑业“绑架”了

时间:2017-07-05 04:01:32166网络整理admin

  日本拥有全世界最繁华的都市群,同时保持着原始的自然环境,这是日本给人的第一印象茂盛的森林,宁静的湖泊,湍急的溪流,这些无不令人向往不过,事情的真相很可能让人失望日本对自然的改造相当深刻 全国有113条河流,110条河流经过人工改造或用混凝土封闭河床,河岸加工,或干脆修筑堤坝表面湍急的河流,实际已被驯服日本一半海岸被混凝土覆盖,使其免受海水的侵蚀日本自然环境看似精致优美,其实到处是人工干预的结果真正粗朴原始的自然环境,少之又少   不要误会,这篇文章不是环保主义批判词,而是谈日本社会的一个问题:基础设施过剩   日本经济经过三四十年高速发展,到1990年代,突然衰落下来这是二十年来国际经济领域的热门话题这个现象也引起一些非知名学者兴趣阿列克斯·科尔是一位美国人,从幼年起就随家人在日本居住,此后在耶鲁大学和牛津大学学习中国文化科尔最感兴趣的是国家还是日本他凭着自己的观察和思考,试图从一个独特角度揭示日本社会的弊病   “画孰最难,犬马最难,鬼魅最易”这是《韩非子》里的一句话,意思是说,画画这件事情,画具体的犬马困难,画虚无的鬼魅反而容易,因为画者可以随意发挥2002年科尔写了一本书谈日本经济,用的就是《犬与鬼》这个标题   科尔认为,日本追求现代化的过程,陷入某种困境繁荣偏离真实含义,幻觉主导进程其中很重要的幻觉是,认为建设越多越好,基础设施没有止境这个角度很新颖,此前没有学者论述从论述证据和方法来看,科尔所批判的,也许是真相   科尔认为,日本的工程建设太多,很多根本没必要大量河流被“U形”混凝土化、堤坝化,名义是防止自然灾害,实际上山区没有住多少人;修建良好的道路像蛛网一般,蜿蜒进入深山密林,那里实际上人迹罕至大型水坝蓄满用不着的水和电,一些大桥连接着人烟罕至的岛屿二战以后,日本修建了太多铁路码头,高速路网相对于经济能力,日本基础设施是超前的,过剩的,很多甚至是无用的   基础设施发达,无论足迹到哪,总感觉安全便利它给人的直观感受是:日本真是发达富足的国家这也是外国游客到日本常有的体会少有人追问:基础设施如此发达,真有这个必要吗大量基础设施投入,何时能收回成本呢   事实上,日本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很多就没考虑收益问题,买单者是日本政府   从上世纪50年代起,日本政府就启动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修筑公路、建设水坝到防止流失,开支越来越大工程建设通常会有边际收益递减的规律一旦建设饱和,收益就会递减,甚至根本没有收益日本基础设施建设几十年,似乎没有停下的迹象总有修不完的路,总有架不完的桥,很多需求是被创造出来的半个多世纪,日本人修筑了几千公里的防波堤,仿佛这几十年里,日本突然面临海水侵蚀   1990年代初,日本基础设施投资额占GDP总值的18.2%,同期英国为12.4%,美国为8.5%2001年,日本的这个数字仍达到13%,在发达国家里很少见日本在建筑领域的投资,超过当时美国的军事耗资日本政府每年的财政预算,与公共事业相关的预算高达40%,总额是美国近10倍要知道,日本的国土面积不到美国的5%   政府大规模投入,是日本建筑业辉煌的根本原因日本政府为什么这么做呢科尔认为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迎合国民心理日本是多灾害的国家,频繁的自然灾害对国民心理影响很大上世纪中叶,日本受环保主义思想的影响还较少,“与自然作斗争”的传统观念还有很大市场政客抓住这个心理,在国土建设上投入巨资资金,算是打造“日式富足”的生活方式   其次,由于长期承接政府工程,大型建筑私企和政府部门关系密切,建筑利益集团出现大型工程基本被大成、鹿岛等几个建筑商承包,他们建立起行业壁垒,排斥中小公司进入建筑领域看似自由竞争,其实已被财阀垄断 日本政坛一向以廉洁著称,建筑却是腐败高发区,时不时曝光营私舞弊和贿赂事件建筑工人、退休工人及其家属,他们组成团体,作为建筑公司的后援政府人员退休后,往往会加入这些团体,成为建筑公司的幕僚后盾这就是在日本影响力很大的“特殊法人”,这些团体既受大公司供养,还能从政府那里拿到补贴他们是日本建筑业扩张的一大推手   建筑工程已是日本最大的行业之一据统计,1998年日本建筑业的就业人口达690万人,占日本劳动力总数的10.1%,相当于欧盟和美国相关数字的两倍将公共工程派生的相关就业人口算进来,专家估计,这个数字估计还会增加一倍有庞大就业人口作为选民,那些好大喜功,热衷于大兴土木的政客就容易出头   199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萎靡不振,可能也刺激了建筑业发展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来“创造就业”,并“刺激需求”,这是主流经济学界流行的思想经济越不景气,政府越要开动马力,大兴工程农林水产省、建设省(后并入国土交通省)都是执掌公共预算的大户,他们也在不馀余力地创造需求,好让本部门扩充权力   这实际是凯恩斯经济学在日本的应用人为创造需求其实就是吸毒,只有加大剂量才能让各界满意,一旦戒断,将面临短期大量失业和经济萧条,这是政客所不愿见到的   科尔认为,日本建筑行业的繁荣,已经脱离经济需求最重要的标志,就是缺乏利润考核没有利润考核,任何需求都形同鬼魅,变得膨胀而虚假日本人当然可以呼吁更安全的国土环境,成本是多少,谁将为此买单,这些都是需要追问的话题在政府资助的行业,考核指标失效,一切凭主观猜想和选民人数,政客也从中作梗   过度建设是有后果的日本政府欠下债务,高企的民间储蓄经政府之手,输送到无效率的工程建设上建筑行业高薪稳定,吸引大量就业,而服务业和互联网的就业人口减少科尔写《犬与鬼》是在2002年,如果他看到今天日本互联网的落后,我想他一定会把它归结于建筑业吸收了太多聪明的大脑很多国家的经济问题是“脱实向虚”,而日本的问题很显然是“脱虚向实”日本经济被建筑业绑架了,这个国家变得死板沉闷,缺乏活力   这就是《犬与鬼》这本书谈到的重点问题阿列克斯·科尔认为,这只是日本社会官僚体制化的一个表现表面上看,日本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实际上官僚体制束缚无处不在日本自然环境失去纯朴气息,变得矫揉造作,只是冰山一角   作为美国人,科尔对日本社会的了解有多深入呢这确实存在疑问,《犬与鬼》也被很多人批评为危言耸听,夸大其辞这本书重版几次,在日本也有争议不过,科尔具有很多日本学者没有的品质,那就是对官僚系统的深刻怀疑科尔认为,日本是美好的国家,可惜正在失去活力,官僚体系则是罪魁祸首日本人应反思官僚体制对国家的控制和吸血这样的论断,显然比《菊与刀》这种剖析国民性的作品更有警世意义   最近几年,中国建筑公司的工程能力在国际市场拥有很强的竞争力,很多人为此把中国称为“基建狂魔”有这样的建设能力,当然是好事情中国长期是一个基础设施缺乏的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对基础设施需求很大无论铺路架桥,发展高铁高速,还是建设码头港口,似乎都取得不错的效益很多人因此产生幻觉,认为基础设施建设不应只计算经济利益,要多要考虑社会效益至于社会效益如何衡量这时候,就是鬼魅易画的一本账   前段时间,有人说中国应加大西部地区的铁路建设他的理由是,东部铁路网覆盖率已达到323公里/万平方公里,西部地区铁路覆盖率仅为75.4公里/万平方公里,只有东部覆盖率的1/4不到,低于全国132公里/万平方公里的平均水平他说:“铁路是重要的基础设施,也是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带动力国家应加大西部铁路建设,让区域发展不均衡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我想,对中国人口经济分布有起码了解的人都知道,这种算账方式纯属胡扯以胡焕庸线为界,东部43%国土聚集全国90%以上人口,西部57%国土只有不到10%人口至于经济体量差距,则更加悬殊无视这些差距,把东西部铁路覆盖率拿出来对比,要求“平衡发展”,简直是耍流氓然而,正是这种荒唐提议,居然获得了很多网友的支持   一些网友说,目前中国已经拥有过剩的建筑工程能力,为何不优先在本国建设哪怕经济不划算,建成也总比没有强吧这种骄傲中带着盲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