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千万美国人隐私被卖 强灌特定新闻 社交媒体重塑政治和社会的底线在哪儿? ...

时间:2017-12-01 15:05:23166网络整理admin

Facebook(脸书)一夜之间,再次变成众矢之的 是否左右了2016年总统大选成为了眼下Facebook要解释清楚的唯一事件 美国人的逆鳞就是不能碰到敏感的大选,否则谁染上谁倒霉此前报道称,Facebook将大量用户的信息拿出来与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分享,而该公司曾利用这些泄露的信息帮助川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   事情起因 3月17日,Facebook宣布暂时封杀两家裙带机构一个叫Strategic Communication Laboratories(SCL),主要为全球官方机构提供数据分析和战略决策另一个是Cambridge Analytica(剑桥分析公司),该组织以其服务对象知名作为川普的数据运营团队,他们在2016年成功助力川普上任 这一事件在竞争对手Twitter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许多人批评Facebook在过去两年中已经得知此事,但并未就此采取行动此前,Facebook曾要求剑桥分析销毁其获取的数据,但并未落实,数据仍然被剑桥分析持有 剑桥分析公司从2014年开始不当使用Facebook用户资料,有5000万Facebook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盗取了个人资料CNBC称,这些资料包括用户居住地和喜好以及好友的相关信息然后Facebook根据这些喜好向这些用户推送了有针对性的新闻,最终让这些人因此不知不觉的认为川普是一个合适的选择,从而影响了美国大选 这件事情被捅出来,是因为一名剑桥分析公司前雇员Christopher Wylie(他自称是剑桥分析的技术架构师)爆料据他所说目前自己的Facebook账号已被禁用   私人定制信息天天对你强买强卖! 一个广告,甚至一条假新闻如何左右大选这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Wylie表示这里面的学问很大剑桥分析的目标是将社交媒体的影响力与大数据分析工具结合起来,他们开发了一款app“这是你的数字生活”,通过对Facebook用户提问,将采集到的答案建立用户心理档案获得一个虚拟的却十分真实的客户资料收集的数据传递给“剑桥分析”在内的其他公司和个人这一操作也被剑桥分析的投资人Robert Mercer称为“军事风格心理运营活动” “军事风格心理运营活动”听起来很高深,我们举个例子看看您是否觉得可信 在迈阿密一个叫“小海地”的海地裔黑人聚居区,一些新闻“主动”跳到了这些选民的电脑上,“曝光”希拉里夫妇创办的克林顿基金会滥用海地地震救灾款,一些敏感的非裔美国人、年轻女性的新闻,如果看多了这种“恶劣行径”你是什么想法而这种精准的定位正是因为Facebook收集了这些人平时搜索,喜好,朋友圈以及真实信息后的强买强卖 看过纸牌屋第四季的人,一定知道候选人威廉康威通过搜索引擎Pollyhop,为自己拉到了千万选票其原理是通过操纵人们搜索的东西,如康威的名字,他的照片,Pollyhop可以控制人们看什么,并强迫人们看,而现实中的Facebook变了个小花样从“贴近”网友的角度真实上演了一次电视剧情节 据悉川普在Facebook上支付了8000万美元的广告费用8000万买下5000万数据,这怎么看都是一笔合理的买卖也正是因为5000万这个数字的曝光,才让此事件一经曝光就马上炒出火花很多人并不觉得自己被干扰了,然而5000万的数字对于Facebook来说是美国境内活跃用户的1/3,也是全美选民的1/4,这是Facebook史上最大规模的数据“泄露”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研究显示,几乎一半的美国成年人依赖Facebook作为自己的新闻来源Facebook也经常向广告商强调它影响用户的能力,将自己描述成一套可以帮助他们推销产品的有效机制 如此庞大的数据令人不禁感叹,Facebook的政治影响力到底有多大 Facebook游走灰色地带好多年 没人管 与谷歌和其他很多大型平台公司一样,一段时间以来,Facebook一直因不对其网站内容承担责任而受到批评;实际上,根据《传播净化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230条款,它们可以不对用户在其网站上的任何言行承担“中介责任”,只有少数例外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法律漏洞这个漏洞还让它们有权监督处置自己网站上有问题的行为,在不承担责任的情况下充当“正义之士” 于是近些年我们看到了一些恐怖分子的激进言论往往是在发生事件以后;俄亥俄州一名37岁的男子在Facebook上直播了杀害老人的影片,数百万人看到了,但是事后Facebook拿掉了视频不再有任何声音;但是美国大选将Facebook推到了公众的聚光灯下,大有“非死不可”的感觉于是有人终于喊出来大家心里想说的话:马克·扎克伯格不要在站在屏幕背后 在大选结束后,扎克伯格曾解释称“在Facebook的所有内容中,人们看到的真实内容超过了99%只有很少的假新闻和谣言总的来说,谣言扭转这次选举结果的可能性极小,不管是从哪个方向扭转”但是仅仅一个虚假的消息称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实际上他是难民的支持者——支持川普,就被分享了近100万次,可能看到它的人有数千万之多甚至有人说Facebook老大扎克伯格可能会竞选总统,这条消息虽然目前看是假新闻,但是Facebook通过它的表现给我们的震惊已经十分触目,曾在美国前总统柯林顿(Bill Clinton)时期,担任白宫顾问的“新中心”共同创办人盖尔斯顿(BillGalston)表示,科技业垄断企业正在伤害薪资及企业家精神,并且可能正在改变政治环境 Facebook会改吗 扎克伯格一直适时地为Facebook所扮演的角色做辩护“我们能对公民话语产生总体影响,我对此其实深感骄傲,”很难确定扎克伯格有多在意所遭受的批评,以及它在世界上所扮演的日益自相矛盾的角色 在社交媒体时代,人们突然间要和太多朋友保持联系要了解联系人的近况,你必须访问他们每一个人的主页,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于是动态消息应运而生每当你打开Facebook,它都会进行全站搜索,收集来自每一个联系人的每一篇帖子接着它会评估所有帖子的价值,并为你奉上一份按重要性排序的资讯列表:一个专门为你设计的高度私人化的主页Facebook一开始要扮演的角色是帮助解决虚假信息的困扰,但是不经意间已经成为了一个政治宣传以及谣言的工具可悲的是我们么个人都在其中,而且津津乐道你可以说你不用Facebook,但是沦落的又何止一个Facebook   Facebook能不能改这已经不是Facebook或者扎克伯格能说了算的事情,或者说已不是说改就能改的,这是新媒体发展到今天孕育出的一种新的政治文化,Facebook本身发挥了超出一般媒介的新型政治启蒙与动员功能,而在传播这些信息的过程中,Facebook等媒体很容易受到一些知名人物和活动人士思想言论的影响而产生波及面更广的宣传和传播圈子,产生放大效果两者互相帮助已经密不可分,Facebook在重塑政治的参与方式的时候,几十亿网友是他们最好的后盾 周日,Facebook对于这一事件继续发酵回应说:“我们正在努力确定Facebook数据是否已被销毁,我们正在进行全面的内部和外部审查这是我们关注的焦点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