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中国最敢讲真话的女人,却惨遭割喉虐杀,儿女全部移民美国 ...

时间:2018-01-07 16:10:09166网络整理admin

刚刚过去的12月5日,是革命烈士张志新同志诞辰88周年 我们历史上有很多英雄人物,有的被铭记,有的却被逐渐遗忘 如果我们遗忘了张志新,那是我们这个民族最大的悲剧……   1975年初春的一天,沈阳漫天刮着大雪 曾真带着一双儿女——18岁的曾林林和10岁的曾彤彤,应沈阳法院的邀请前来“开会” 推门进去,一阵热浪扑面而来,虽然屋内打着暖气,可父子三人心里却止不住地冒寒气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有人过来,厉声质问曾林林和曾彤彤姐弟俩,知不知道你妈妈犯了什么罪他们怯弱地低下头,按照爸爸教过的话回答:“她是反革命” 那人再问:“你妈妈非常反动,在狱中还死不悔改,政府考虑处以极刑,你是什么态度” 姐姐曾林林一下愣住了,心仿佛一刹那碎成了千片万片,她紧紧抱住弟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这时,父亲曾真立刻代两个孩子答道:如果确实是这样,政府要怎么处理都行随后,面对接下来有关“收不收尸”和“要不要遗物”的诘问,曾真抿着嘴用力地摇头,握紧了两个孩子的手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噩梦般的“开会”终于结束了,曾林带着孩子们回到住处,一路无言直到到家关上门,他们才落下泪来,由于不敢哭得太大声被邻居听见,他们只能死咬着嘴唇,却丝毫不敢放声 曾林林记得,不久后,就传来了妈妈的死讯 直到43年后的今天,花甲之年的曾林林回忆起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依然痛到难以自抑她和弟弟还算幸运,后来分别考上了人大与清华,之后又移民美国定居明尼苏达州只是除了为妈妈扫墓,姐弟俩几乎从不踏足故土 张志新,那个被誉为“中国最敢说真话的女人”,就是他们的母亲40年前,这个名字家喻户晓;可40年后,年轻一代早就不知道她的事迹可我们如果将这个饱受折磨也要坚持真理的美丽女子忘却,那才是民族最大的悲剧…… 张志新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01 出身世家的她,本可拥有圆满岁月 1930年12月5日,张志新出生于天津一个教育世家父亲是当时有名的音乐家及音乐老师,还参加过辛亥革命;母亲毕业于山东济南女子师范学校,后来也成为一名教育工作者 张志新在家里七个兄妹中排行第四,上有三个哥哥,下有三个妹妹,从小在父母宠爱和兄弟姐妹玩耍打闹中成长起来的她,举手投足间还透着一股来自书香门第的独有气韵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那时,街坊邻里每每提起张家的几个女孩,总会忍不住夸一句——“美丽、大方又聪颖” 在父亲的熏陶下,张氏姐妹都是演奏乐器的好手张志新擅长吉他,两个妹妹张志惠和张志勤分别擅长怀琴和小提琴姐妹几个一时间因音乐而名动天津,时不时就会来个“多重奏” 当年闻名天津乐坛的张家姐妹 从左至右分别为:张志新、张志勤、张志玲、张志惠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妹妹张志勤后来成为国家一级演员,担任中央乐团首席小提琴手每当她思念不幸惨死的大姐张志新,就会拉起低沉忧婉的《叙事曲》 张志勤说,这是大姐在世时最爱听的曲子她还说,倘若大姐还在,专心于音乐上的造诣,她如今取得的成就,未必会逊色于自己 可惜时光无法重来,张志新只会按照自己既定的人生道路走下去当然,她的前半生还算圆满,而且在她所生长的那个年代里,张志新几乎有了一个女孩能拥有的一切优秀与好运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她勤奋优异,高中毕业后就被保送至河北师范学院教育系,在那时,女大学生还寥寥无几 她满怀爱国热情,在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她不顾家中反对主动请缨,想要投笔从戎,奉献一腔热血后来又因为部队急需俄语翻译,将她保送至中国人民大学学习俄语 在人大念书的日子里,青春靓丽又弹得一手好吉他的张志新引来了不少追求者,这其中就有她后来的丈夫曾真两人都在人大读书学习,后来又双双留校工作,婚后育有一双儿女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1957年,夫妻俩被调往沈阳工作那时,她早已入了党,并在辽宁省委宣传部当干事守着“铁饭碗”,丈夫和孩子又都在身边,27岁的张志新本已拥有了一份安稳圆满的人生 如果那场持续十年的风暴没有到来,又或者张志新不是那种“坚持说真话”的个性,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也许,终究有苦尽甘来的那天 可是历史容不得假设,她的宁折不弯,她的坚韧不屈,都揉碎在作家韩瀚写给她的诗里: 她把带血的头颅,放在生命的天平上, 让所有的苟活者,都失去了重量 02 最敢讲真话的中国女人,却惨遭割喉虐杀 幸福的岁月蜿蜒前行,直至1969年的某天 不知从何时开始,全国上下陷入了一种狂热的氛围中,如今的我们当然知道那是一场持续十年的浩劫,可当时的张志新,却不能理解 那天,她来到一个女同事家闲聊,谈起江青的讲话,女同事问她是否认同耿直的张志新回答道:“我考虑的不是这一派、那一派的问题,而是现在的很多情况,我都无法理解” 十年浩劫中的批斗场景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位女同事偷偷地将张志新的话上报给了组织,一句“无法理解”在常人看来只是实话,但在有心人眼里却成了“反革命”的证据很快,她就被揪出来批斗 眼前疯狂到扭曲的嘴脸和凌厉的折辱,让张志新惊痛而又愤怒她冷眼看着围着自己发狂的人群,头脑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清醒过 “对谁也不能搞个人崇拜,领袖也会犯错误” “再过十几年,人们看到我们现在的做法,一定会像我们现在看古人信神信鬼一样可笑” “把真理说成错误是不行的,人活着就要光明正大、理直气壮,不能奴颜卑膝、低三下四,我不想奴役别人,也不允许别人奴役自己”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这些话即便在今天看来,依然令人胆战心惊,而在当年那个到处都是揭发、到处都是批斗的愚昧年代,它们无疑给张志新宣判了“死刑” 1969年9月24日,39岁的张志新被投入监狱,长达7年的牢狱时光,与家人不复相见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林林和彤彤对妈妈最后的记忆,永远停留在了她被捕入狱的那一刻接下来发生了许多他们那个年龄所不能理解的事——爸爸为了“划清界限”,和妈妈离婚;而姐弟俩也被反复教导“妈妈有罪,是反革命,是我们的敌人” 后来在张志新的案卷中,人们找到了曾林林和曾彤彤签字并按手印的一份“笔录”,上面清楚地记着姐弟俩对张志新的“态度”——“她虽然生了我们,可她是反革命,就不再是母亲” 对于处死张志新的决定,孩子们的“反应”则是——“坚决镇压,处以死刑,为人民除害”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那个是非颠倒、黑白不辨的年代,亲情、爱情和人性,全部要给那场疯狂的运动让步倘若狱中的张志新知道自己的一双儿女被逼迫到何种程度,也许会体谅他们为求自保的苦衷 可张志新不会知道,由于自己“太敢说话”,即便入狱也不愿“认错”,而是继续坚持真理,恐怖的折磨已在暗处蛰伏,准备伺机将她吞噬 在后来对张志新一案的调查中,许多触目惊心的细节才慢慢被披露:她被锁在一个暗无天日、不能站不能躺只能坐的“小号”里,镣铐深入皮骨早在她被执行枪决之前,她的神志已经有点不清楚,用知情人士的话来讲,“她常年坐在自己的排泄物上,就着经血吃馒头” 张志新狱中戴过的镣铐(图片来源于《三联生活周刊》) 就因为不愿说出违心的假话,张志新付出了无比惨痛的代价可即便惨无人道的牢狱生活最终将她逼疯,那些人还是不愿意放过她 1975年4月4日,是张志新被执行死刑的日子,可那天却发生了更为可怕的一幕——几个监狱教员按住了拼命挣扎的张志新,活生生地将她的气管割断!而做出如此暴行的人们却有着“正当”理由:这个女人在狱中还在质疑运动的正确性,抨击运动的领袖和拥护者,他们这么做是防止她行刑时再发出不合时宜的声音 “弹中头部一枪击毙”,这短短8个字,为张志新短暂而饱尝苦难的一生写下了句号这个无论如何也不愿屈服于谎言的女人,似一片凋零的秋叶回归大地,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5岁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03 远离伤心之地,子女全部移民美国 妈妈在死前到底过着怎样的日子,遭受了多少折磨,曾林林永远不愿意去想这些问题,因为她一旦想到此处,就会觉得掉进冰冷的噩梦 曾林林姐弟定居的明尼苏达州,其最大的城市明尼阿波利斯以优质的卫生医疗保障而闻名,曾被外媒评为“全美最适合养老的城市”之一 如果妈妈还在,也许可以到美国安度晚年可惜,他们已经永远失去了这个美好的“如果”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直至今日,曾林林都不清楚母亲的遗体究竟去了哪里哪怕当那场浩劫终结,在为母亲召开的平反大会上,她拿到的也只是一个空骨灰盒 有人说是被当场火化了,有人说是被拿去做研究了,众说纷纭,令姐弟俩头痛,不过与之相比更让他们颤栗的,是母亲惨遭割喉的事实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此灭绝人性的做法,不要说亲属得知后会有多心痛,就连毫无血缘关系的普通人亦会为之震惊就因为她不愿说出违心的假话,不愿卑躬屈膝,就被如此残忍地剥夺了发声的权利 《光明日报》一位名叫陈禹山的记者,在调查张志新案时发现她在死前遭受如此折磨,内心悲恸而不忍,在谈及“割喉”时用“惨无人道地剥夺了她用语言表达真理的权利”一笔带过 许多不明真相的读者纷纷打电话前来询问,到底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在得知实情后,电话那头往往久久无言,甚至失态地放声痛哭 当时全国各大报刊介绍张志新冤案的文章 (图片来源于《三联生活周刊》) 在那场浩劫中被戕害、被“割喉”的人,又何止张志新一个那个不允许人们说真话的黑暗年代,给太多人留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痛 极少回国的曾林林和曾彤彤清楚,这些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那个蒙昧的世界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欣欣向荣但他们依然不愿踏足,只因这里是永远的伤心地,而且有些伤疤,并没有那么容易结痂 曾林林(左一)与雕塑家严正学、朱春柳夫妇合影 (图片来源于凤凰网) 随着岁月流逝,年岁渐长的曾林林也缓缓步入了花甲之年,张家的亲友总说她和已故的妈妈张志新长得很像,双眼中满是坚毅与灵动 自己长得像妈妈,这让曾林林在痛楚的回忆中找到了些许宽慰,这仿佛是她与妈妈的最后一丝温情的联结,斩不断,抹不去,永远存在 而她知道,再怎么像,她也永远无法企及妈妈的美丽,因为只有对真理的坚守和对丑恶的无畏,才能让一个人美得光华夺目,